关于

湖北省松滋市南海镇村镇干部肆无顾忌加害失地妇女儿童正当权益

各级领导:
  本人吴春艳,女,湖北省松滋市南海镇三垸村三组农民,电话:13867751672。现实名举报松滋市南海镇、三垸村两级干部在征地过程中,相互串通,非法剥夺我的征地补偿权的恶劣行径。
  本人祖祖辈辈是三垸村农民,一直居住在三垸村。2004年我结婚时是约定男到女家,男方到我家居住。2005年我生育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小孩从出生起至今一直居住在三垸村。村组干部却以我“出嫁”为由将我的承包地收回,也没有给我两个儿子分口粮田。我和两小孩失去土地,也就失去了基本的生活来源,不得已只得将小孩托给我父母照管,自己外出打工……。
  2017年11月,松滋市政府因建设“小南海生态涵养区”,征收了本人所在村组——南海镇三垸村三组的农田240余亩,该村获得土地补偿款520余万元。村干部决定按“人、田各半”的原则进行分配,确定每人补偿15581元,每亩田补偿17706元。按照该方案,由于村里已将我的责任田收回,我无法享受“田”的份额的补偿。在 “人头”补偿方面,村干部以我家三人应当将户口迁出而未迁出为由,剥夺了我家三人的人头补偿费,所以,虽然我所在的小组土地被征用了,我却至今连一分钱的补偿费也没拿到。
  我多次向村委会、村民小组要求我和我小孩应当平等享受“人头”补偿费,但村干部从来都不给予明确答复,这样拖延了几个月。我看到村里根本不主持公道,就将情况反映给松滋市人民政府、松滋市信访局、荆州市信访局等部门,依然没有任何回音。此后,我又多次将书面材料呈交给松滋市信访局。市信访局将材料转给南海镇政府,要求南海镇政府调查核实。自此,南海镇政府少数干部和三垸村村干部互相串通,开始了一幕又一幕玩弄权术,为所欲为,愚弄百姓,欺上骗下的把戏……
  第一幕:2018年4月12日,南海镇人民政府作出(南信2018002)《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下称处理意见书)。《处理意见书》称,村民反映吴春艳(即本人)为空挂户口,不能以常住人口同等条件补偿。从2004年起至今,吴春艳及儿子均未在三垸村居住。同时还认定本人“因出嫁……,将户口下掉,导致两儿子一直无法上户”等等。
  南海镇政府的以上意见,完全没有经过调查核实,没有任何证据,违背客观事实,纯属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
  2004年我虽结婚成家,但一直居住在三垸村,户口也在该村(有户口簿为证),是该村集体组织的合法成员。申请人结婚时已约定男到女家,婚后没有到男家定居过,没有成为男方集体组织成员,更没有下过户口,不存在“出嫁”一说。我两个儿子的户口也在三垸村,同属三垸村村民。南海镇政府却杜撰我婚后将户口下了,导致两儿子一直无法上户。请问南海镇政府:如果没有接受地,我能下户口吗?那我把户口下到哪里去了?如果我真的下了户口,将户口转到了另一地,也完全可以将两小孩的户口登记在我的转入地。怎么可能会因为我下了户口,导致两儿子不能上户呢?这样的说法不是太荒唐吗?!
  该《处理意见书》还称自2004年起我与儿子均未在三垸村居住,这更是违背了客观事实。我婚后一直与我父母住在一起,后因村里不给我分承包地,生活无着,外出打工。但我每逢年过节返乡都是回三垸村与父母同住。两个小孩一直在家(三垸村)居住、上学,这是村民们人所共知的事实。
  南海镇政府未经调查核实,凭空想象,妄下结论,这是典型的懒政庸政、敷衍塞责的表现。
  第二幕:2018年4月,我向松滋市信访局提出对南海镇人民政府以上《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进行复查的申请。市信访局责令南海镇政府重新调查。不久,南海镇政府作出2018003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该意见书除了重复2018002号意见书内容之外,还认定:南海镇三垸村村民代表大会程序不规范,分配方案不具体,5月13日组织重新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最后结论是:我家三人因空挂户口每人只能补偿5000元(正常的人头补偿费是15881元/人)。对同样空挂户口的村民,之前多补的8000元予以退回(之前村里对其他空挂户口的,已按13000元/人的标准补偿)。
  我不想在此讨论村镇干部们所说的其他村民多补的钱是不是真的退回了,也许这又是一个忽悠我的幌子。我只对南海镇第二次所作的处理意见,进行揭露:
  1、南海镇政府串通并极力袒护三垸村的违法侵犯农村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行为,成为村干部打击报复本人的帮凶。
  此次征收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200余亩,关系到村民的切身利益和生计,如何分配征收补偿款,村委会本应慎重研究、征求村民意见,通过讨论表决,实行村务公开。早在2004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健全和完善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制度的意见》就明确提出“要将土地征用补偿及分配……,及时纳入村务公开的内容”,“涉及农民利益的重大问题以及群众关心的事项要及时公开”。然而,村民们对于巨额土地征收款如何分配不知情,不清楚方案的形成过程,更没有看到方案公示,村干部侵犯了广大村民的参与权和知情权。但南海镇政府却是与村干部沆瀣一气,在《处理意见书》中轻描淡写地表述为: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存在程序不规范,补偿分配方案不具体。事实上,分配方案根本上就没有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完全由村干部擅断专行,以言代法,一手炮制!
  2、对于群众的正当诉求,南海镇政府不履行引导和监督职责。而是官官相护,以“尊重民意”为幌子,反复与村干部商量对策。先是在今年3月28日由镇政府工作人员坐镇,组织三垸村搞了一场专门针对本人征地补偿问题的民主投票。对于投票结果,三垸村支部书记口头告知“全村41票不同意给你们补偿”,我合法、正当的权益就这样无端地被剥夺了。南海镇政府当然明知他们这样“秀”出来的投票是不合法的,为了掩盖其不合法性,又于5月12日再次组织投票,如出一辙地炮制出投票结果。其反反复复投票的目的就是要剥夺本人和两个小孩依法应当享有的补偿分配权。
  3、镇政府组织村干部先后两次投票的行为都是不合法的,投票的结果也是无效的。南海镇政府2018003号《处理意见书》对投票活动是这样表述的:2018年5月12日三垸村重新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进行了讨论表决,按原定“人、田各半”的补偿分配总体原则不变,对空挂户口的出嫁姑娘按人平5000元进行补偿。
  以投票方式剥夺村民补偿权的活动,违反了法律的明文规定,也没有任何政策依据。镇村干部以“投票”为幌子,实施对我一个弱女子的肆意打击报复。南海镇政府多次勾结三垸村委会个别干部商议对策,一而再,再而三地“投票”,投票结果不达其满意誓不罢休。其目的就是企图借民意的幌子,强行剥夺我合法的、正当的权利。在南海镇政府看来,国家法律和政策,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一纸空文!法律明确规定,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事项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涉及村民利益的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因此,不论镇村两级如何绞尽脑汁,用尽伎俩,其表决无论程序还是内容都是违法的,其结果是当然无效的!南海镇政府一再践踏法律,违法地支持“以村民代表大会”的形式作出的剥夺村民合法权益的表决,借此糊弄群众,其行为是典型的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损害群众利益,为官不正,欺压百姓!
  我和我两小孩的户口一直在原户籍地,从来没有“空挂户口”,法律上也没有“空挂户口”一说。南海镇村两级干部以本人结婚为由,剥夺我一家三人的征地补偿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三的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作为具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本人及小孩,完全有权平等地参与补偿分配。
  令人不解的是,祖祖辈辈在三垸村居住的我,被认为是“空挂户口”,不能得到一分钱的征地补偿。而那些突击将户口转入本村的二十多人却能得到全额补偿。征地消息公布之后,本村突然多出了二十多人的户口。这些人突击将户口从外省、外县转入本村并且得到了全额的“人头”补偿费,个中有着怎样的利益输送,不言自明!按正常程序来说,一旦公布征地之后,应当禁止或限制外地户口转入。而本村突然转入二十余人,村干部借此大肆敛财、中饱私囊,请上级机关彻底查清这起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
  第三幕:针对南海镇政府先后两次违背基本事实,违反法律规定,侵犯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我再次松滋市信访局提起复议申请,并在“湖北阳光信访大厅”()进行了申诉。
  2018年5月31日,松滋市政府信访复查委员会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对我的申请不予受理。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逐级转办,最后还是转到南海镇政府办理。这正好验证了南海镇委书记和主要领导多次所说的狠话:“你告啊,随便你告到哪里我都不怕。你告到北京,最后也是我来处理,娱乐,不给你补就不给你补,随便你怎样”。
  镇政府这次接到转办通知之后,主要领导出面,联合镇司法所和三垸村的干部,一番密议之后,不无威胁地对我说:“不要再闹了,闹到哪里都没用”。后来语气又硬中带软,答应在以后三垸村房屋拆迁时,从房屋拆迁补偿款中将这笔征地补偿款发给我,并要求我在7月16日到镇政府签如此这般的协议。7月16日,我和我丈夫到镇政府准备按镇村干部所说去签协议时,镇委一位赖姓领导见到我丈夫后立即大声叫嚷并指责我丈夫:“你不要来了,见到你都烦!”态度之恶劣粗暴,无以形容,而负责此事的其他干部则避而不见。干部们的承诺就这样言而无信、不了了之,我和我丈夫又一次被镇政府的领导羞辱和欺骗。
  土地是农民的基本生活保障,我和我两小孩都是三垸村农民,依靠该村土地生存。两个孩子正在接受义务教育,系在校学生,土地对我一家意义重大。现在土地被征收了,作为依赖土地生存的我一家人应当依法得到补偿,享有与其他村民一样平等的权利!然而,我的正当权利被非法剥夺之后,上至镇委书记、主要领导,下至村组干部,没有一个人依法办事,没有一个人主持公道。
  在 书记再三强调“依法治国、执政为民”的今天,南海镇的党政干部居然还是有法不依、相互勾结、滥用职权,鱼肉百姓,罔顾宪法法律之规定,抱团狼狈为奸,充当三垸村违法行为的挡箭牌和保护伞,违法剥夺、侵害农村失地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恳请上级政府和各大媒体予以关注,督促镇村两级纠正错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本人合法权益。

  申诉人:吴春艳

  二0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