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迅雷内讧暴露两大风险:一个涉校园贷 一个被指ICO

迅雷内讧暴露两大风险:一个涉校园贷 一个被指ICO1

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之间的“骂战”,已经从品牌使用权之争,变成了业务之间的相互揭露、指摘。

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迅雷)于今年10月推出的玩客币被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一方指为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而迅雷则表示,其对迅雷大数据提供的金融产品的安全性表示担忧,并且担心迅雷大数据有意用迅雷品牌对用户进行欺诈。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业务包括: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

迅雷为迅雷大数据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8.77%,不过目前已失去迅雷大数据董事会席位。这或许也是迅雷要从迅雷大数据收回品牌授权的主要原因。

迅雷大数据的大股东为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30%,同时迅雷原副总裁於菲为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大股东。也因这层关系,迅雷认为,於菲在其担任迅雷副总裁期间存在利益输送行为,涉及帮助迅雷大数据公司未经正常审批流程与迅雷集团签订协议,且该协议中也存在多处显失公平和有损公司利益的条款。

11月30日,於菲发布一封公开信,称自己被迅雷方面抹黑,并强调迅雷CEO陈磊推出的玩客币诱导炒币,并没有应用区块链技术。於菲发布公开信称,之所以被迅雷“驱逐”是因为与现任CEO陈磊之间存在分歧。

对此迅雷CEO对澎湃新闻表示,“有很多原因,但关键是品牌责任与监管能力的不匹配。用了迅雷的品牌,但业务迅雷却不知情,用户可能是因为相信迅雷品牌才买的金融产品。”

迅雷大数据旗下的迅雷易贷涉嫌“校园贷”

11月28日,迅雷声明,拒不承认“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是其旗下业务,而是其持股28.77%的子公司迅雷大数据的产品。迅雷在公告中表态,已经从官网下线了这些业务的宣传露出和流量入口。迅雷不为其提供任何背书和担保,上述业务如果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对迅雷商标和品牌造成任何影响和损害,迅雷均保留法律追诉权。

如果说这时候的公告还是隐晦地表示迅雷大数据的相关产品不合法合规的话,后来迅雷追加的声明更加明确表示:“迅雷不允许对方使用迅雷品牌,原因是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的业务,存在极大的金融风险,同时拒绝迅雷公司的任何监管和对其实际运营情况的了解。”

迅雷称,迅雷大数据是使用品牌对用户欺诈,并告诫用户不使用旗下金融产品,否则一旦出现利益受损,迅雷不承担任何责任。

迅雷大数据的不少金融产品的确在踩政策红线。

“迅雷易贷”是一款现金贷产品,比较特别的是用户需先向迅雷易贷缴纳定金、咨询费等费用,方可提交贷款申请。2000元以内贷款需要预先缴纳99元定金,2000元-7999元贷款需要缴纳199元,8000元以上贷款需要交纳服务费399元。这种收费模式也被用户称作“砍头息”。

迅雷内讧暴露两大风险:一个涉校园贷 一个被指ICO2

迅雷易贷需要提前缴纳服务费

当前现金贷正面临整治,迅雷也不愿在此时与这块暴利业务挂钩。11月23日上午,央行、银监会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下称“清理整顿会议”)召开,17个批准小贷公司开展网贷业务的省市金融办参会,汇报辖内网络小贷机构批设情况。监管的脚步越来越近。

澎湃新闻尝试了一下“迅雷易贷”,输入电话后弹出选项,在回答身份为“学生”之后,仍然获取了10000-15000元的贷款额度。

迅雷内讧暴露两大风险:一个涉校园贷 一个被指ICO3

填写身份为“学生”后,迅雷易贷提供的贷款额度

“校园贷”是不被监管所认可的。今年6月28日,中国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发[2017]26号),要求各地金融办和银监局要在前期对网贷机构开展校园网贷业务整治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现阶段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并逐步消化存量业务。

截止到发稿前,迅雷易贷官网还是在醒目位置标注“迅雷旗下金融贷款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