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加拿大政府审视生育旅行政策,外人赴加生子难度要变大

美国中期选举前夕,特朗普曾表示,准备签署行政命令终止“双非婴”的自然公民权,以后完全依据父母国籍确定孩子是否为美国公民。移民政策涉及美国宪法,并非特朗普行政命令轻易能改变,但他的言论也反映了部分人心和舆论动向,值得赴美生子者警惕。

近年来,美国和加拿大不少居民都对外来生育现象颇多怨言。三个多月以前,加拿大保守党已经提议,希望立法禁止非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婴儿获得公民身份。近日,加拿大媒体又透露,联邦政府正在研究生育旅行政策,决定是否改变长期以来在加拿大出生即获公民权的法律规定。

加拿大移民部长艾哈默德·胡森(Ahmed Hussen)对媒体表示,移民部已经已委托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以期更好地研究生育旅游问题。

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现在执政的自由党在移民问题上较为开放,不赞成终止“双非婴”公民权,但是鉴于社会对生育旅游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意见也越来越大,生育旅游政策收紧恐怕是大势所趋。明年联邦大选,如果保守党上台,改变的可能性更将大幅提高。

11月22日,公共政策杂志《政策选择》(Policy Options)发布的一份最新研究结果表明,从2010年以来,外国女性赴加产子数量不断攀升。排除魁北克省在外(数据不公开),加拿大2010年接待外国女性产子1354例,2017年增加至3628例。

在加拿大各省中,东部安大略省和西海岸卑诗省最受青睐,“双非婴”出生数量最多的前10名医院中,6家位于安大略省大多伦多地区,如华人熟知的士嘉堡与红河医院(Scarborough and Rouge Hospital)、烈治文山麦健时医院(Mackenzie Health)、北约克综合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等。卑诗省接待“双非婴”最多的,则是位于华人聚集区的列治文市医院。

该报告没有区分临时居住居民(学生签证、工作签证等)和专门赴加生育旅游人士,但是报告研究者安德鲁·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表示,据其保守估计,专门来加拿大生子人数应占以上统计数据的40%至50%。他还表示,生育旅游仅占每年新生儿数量的0.5%,并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但是政府应该对此保持警惕,提前做好应对。

评论人士马知远对界面新闻表示,占比并不高的“双非婴”之所以引起社会关注,是由两个很现实的原因决定的,一是加拿大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医疗资源本来就紧张,外国人来加拿大生子等于挤占了当地居民的医疗资源;二是外国人来加生子比较“扎堆”,都集中在东、西部几个医院,从而使得这些医院周围的居民非常不满。

安德鲁·格里菲斯为政府提供了三种解决问题的方案:第一,修改移民法律,禁止生育旅行;第二,参照澳大利亚做法,仅允许父母一方为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出生婴儿获得公民权利,而且出生以后,婴儿必须在加拿大住满十年以上;第三,提高非本地居民自费生育的押金数额,并要求其在孩子获得出生证以前付清所有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