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女子疯狂追寻刘德华致父跳海:现听他的歌还会慌乱

(原标题:疯狂追寻刘德华致父跳海身亡 杨丽娟11年后仍单身 听他的歌还会慌乱)

3月21日清晨6点,杨丽娟从睡梦中醒来。她掀开被子,站在床上伸手拉开窗帘。

太阳已经升起,阳光穿过玻璃,照进屋子。白色的墙体上,挂着一幅“爱是恒久忍耐”的书法。

杨丽娟,从16岁开始迷恋香港明星刘德华,此后,初中没念完就辍学在家,疯狂收集有关刘德华的资料。父亲杨勤冀为了助女追星,卖房、举债,甚至企图卖肾。

最终,因女儿没能单独见上刘德华,杨勤冀于2007年3月26日在香港投海自尽。

父亲的死,成了杨丽娟不可磨灭的烙印,她成了那个为了追星,害死父亲的人。

失去了父亲这个依靠,杨丽娟特别懊悔。自那以后,她把自己封闭起来,拒绝所有媒体采访,并从公众视野消失。

如今,父亲离开11年了,杨丽娟和母亲生活得怎么样,有没有从那段阴影中走出来,对当年的追星是否进行过深刻反思……

“有时候想,自己的苦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从公众视野消失11年后,在接受红星新闻的独家采访时,杨丽娟首次吐露这么多年来的不易,并坦然面对追星往事。

“把心理话说出来,感觉轻松了许多。”她说。

▲ 现在的杨丽娟。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导购员

不稳定的工作

早上洗漱时,杨丽娟小心翼翼,生怕打扰到睡在客厅里的母亲陶菊英。

啃完馒头喝完水,杨丽娟拎着黑色的提包就出了家门。时间是早上8:31。

杨丽娟上班的地方在兰州市区,离住地有20多公里,需要转两次公交车、花费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 乘公交车上班的杨丽娟。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9:50,杨丽娟乘坐的公交车到达广场南路口站。她跟在一群人后面,下了车。

穿过一条丁字路,就是杨丽娟上班的商场。

把包寄存在服务台后,杨丽娟走进商场。

戴上橘黄色帽子,系上橘黄色围裙,杨丽娟从箱子里取出几种不同口味的土豆片放在盘子里,向过往顾客推销土豆片。

杨丽娟不是商场的正式员工,而是厂家在商场搞活动的临时导购员。

杨丽娟在这个商场做导购员,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了。导购员从上午10点站到晚上7点,中途有1个小时的吃饭时间,酬劳一天90到100元。

导购员工作极不稳定,一个厂家的正常活动周期,一般在10到14天,所以每次都要赶在厂家活动结束前,联系好下一个厂家续上,否则就会失业,“有时候活动说结束就结束,不给人一点准备的时间,有时候甚至10天半月都续不上,心里就会很慌”。

杨丽娟现在“供职”的这个厂家,赶上厂商推广周,刚做完青豆的促销,又接着做土豆片促销,所以杨丽娟有差不多20天没休息了。

有时候站得实在太累,她就会找个角落休息一会儿。

▲下班后,杨丽娟坐在商场椅子上休息。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中午吃饭的时间,她喜欢到商场对面的一家杂酱面馆,吃12元一碗的土豆丝面,有时候她干脆什么都不吃,就坐在广场上的石凳上,拿着杯子喝上几口水,然后围着广场走一圈,看停留在广场上的鸽子。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轻松。

融不进去的圈子

“还是在单位上班轻松。”她无比怀念几年前在传媒公司上班时的岁月。

传媒公司是杨丽娟的第一份工作。父亲去世的第五个年头,杨丽娟接到这家传媒公司老板的电话,邀请她去公司上班。

在那里,她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平时工作就是整理文件、打扫办公室,月工资3000元。

传媒公司当时聚集了一群搞文艺的年轻人,杨丽娟时常跟着他们一起唱歌跳舞,一起参加演出,但她总觉得自己融入不到里面去,“他们都有文化,跟他们在一起,虽然大家对我都很好,但相互之间还是隔着的。”

2013年传媒公司倒闭,杨丽娟为了生计,只得到各大商场给厂商做导购员。

直到现在,杨丽娟还是不会使用电脑,也不玩游戏。最近,厂家要求上下班需要用水印相机拍照打卡,她也经常不知道怎么使用,有时候都下班坐上公交车了,才想起来没照相。

▲杨丽娟准备拍照打卡下班。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极简单的生活

在同事们的眼中,杨丽娟是个爱笑、随和的人,大家都知道她的过去,但从不提及。同晓丽是杨丽娟的同事,她说认识杨丽娟时自己并不知道杨丽娟之前的事。上班的第一天,她问杨丽娟多大,有没有结婚,孩子几岁,没想到前一秒还笑着的杨丽娟,瞬间拉起个脸,不再跟她说一句话,“当时我莫名其妙,后来才从商场其他同事那里知道,杨丽娟不喜欢别人问她这些东西。”同晓丽说。

这些年来,除了同事,杨丽娟没有一个朋友,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回家。偶尔也会逛逛商场,买打折商品,“衣服、化妆品,一件(套)不会超过200元。”

这些年来,她穿着随意,不爱打扮自己,只有两件衣服换着穿,“我和母亲就靠一个月2000元左右的收入生活,哪有钱?也没时间收拾打扮自己。”

现在,她住在一室一厅的廉租房里,她睡卧室,母亲睡客厅。

杨丽娟的家里,除了一台别人送的全自动洗衣机,就没别的家用电器。

虽然生活单调,过得也不富裕,但杨丽娟却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追星往事

熟悉的旋律,异样的慌乱

杨丽娟的床头,有一个红色的随身听,这些年来,她已经养成早上起来和晚上睡觉前听广播节目的习惯。

4月26日起床后,她照例打开随身听,电波那边传来熟悉的旋律:哦~宁静的小村外,有一个笨小孩,出生在陆零年代……

她感到一丝慌乱,猛地把音量调到最小,好像自己的心思被睡在客厅里的母亲听了去一般。

怎么可能呢?她早已不是当年的杨丽娟了。她冷静得很,不再听他(指刘德华)的歌,不看他的电影,与他有关的东西她统统不关心。

但此刻她的心,不知怎的就被拉回到多年前那些疯狂迷恋他的岁月。

▲ 杨丽娟。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这一切都得从那个梦说起。

在杨丽娟15岁那年的一天早晨,她对父亲描述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张刘德华的照片,照片两侧写着:你这样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父亲听后表示,说自己做了一个跟女儿一模一样的梦。

据媒体当年报道,梦醒后,杨丽娟发誓“不见刘德华,我决不嫁人”。从此,电视上刘德华的演唱会成了杨丽娟每天的必修课,房间的墙上贴满了从各种娱乐杂志剪贴下来的刘德华照片,家里摆满了刘德华的磁带。但杨勤冀此前留下的信件中始终认为:“我们孩子从来不是歌迷,更不是追星,她是从多年的梦中熟悉刘德华,把他当作家里的亲人,家里的一员,像多年不见的大哥一样,见一面而已,不图钱,不图名,不图利。”

2004年,刘德华曾因为电影《天下无贼》的拍摄来甘肃,杨丽娟常常站在自家楼房的9层平台上,一站就是一整天,盼望能看到刘德华的车队,听到刘德华喊一声她的名字。

父亲去世,悲痛与懊悔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