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幼儿园建成1年被强拆 县政府被起诉后回应:系违建

(原标题:幼儿园建成一年多被强拆起诉县政府,回应:违法占地、违法建筑)

2017年最后一天,鹿邑县政府向李亚芳下达《行政强制拆除公告》,认定李亚芳建立的试量镇实验幼儿园为违法建筑,需在3日内自行拆除。3日后,李亚芳投资1300多万,占地6600多平方米的幼儿园,被6台挖掘机在3天2夜里冒雪拆除,废墟随即被大雪掩盖。

▲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被拆后。受访者供图

2018年春末,李亚芳将县政府告上法庭,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于2017年12月31日作出的强拆告字(2017)015号《行政强制拆除公告》。5月8日,该案在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焦点集中在程序是否合法和对于占地是否是林地上。该案将择日宣判。

据媒体公开报道,自2017年8月起,周口淮阳县和鹿邑县有50多所民办学校被不同程度地强制拆除。拆除的原因是国土资源部门土地卫片执法时拍到这些学校有违法占地行为。

庭审现场

5月8日上午9时,李亚芳诉鹿邑县县政府关于“强制拆除决定”一案在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长达3个小时,被告方由鹿邑县试量镇副镇长及律师出庭。

庭上,双方就2017年末和2018年初镇政府和县政府强拆试量镇实验幼儿园是否合法进行辩论,争论焦点主要有两个:李亚芳所用土地是林地还是废弃坑地;县政府下达的拆除通告是否符合程序。

焦点一:

所占土地到底是林地还是废弃坑地?

庭审中,副镇长承认在2017年12月18日,12月28日,2018年1月3日至1月6日对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进行三次拆除,“前两次由镇政府组织,最后一次是县政府、镇政府、规划局等部门都有参与。”

▲庭审现场,试量镇副镇长和代理律师。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关于试量镇实幼是否占用林地,政府方给的理由是卫片执法显示幼儿园占用林地,2016年向李亚芳收取了罚款,李亚芳只向村民租赁土地便在林地上进行建设不合法,这两条均可证明李亚芳占用林地是违法行为。

《占用征用林地审核审批管理办法》规定:用地单位需要占用、征用林地或者需要临时占用林地的,应当向县级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提出占用或者征用林地申请。

而李亚芳当时并没有向当地林业局申请用地。

对此,李亚芳一方的理由是,这片地在当地的实际情况是“垃圾粪便堆积的废旧坑塘”。有当地村民作为证人出庭,证人表示,在幼儿园建成之前,所占地一直是坑池,堆满垃圾,“别说庄稼,树都栽不活。”

焦点二:

拆除通告下达是否符合程序?

庭审中,双方的另一焦点集中在强制拆除告知一事上。李亚芳代理律师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章第三十三条至第四十四条之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书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当事人收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但县政府在2017年12月18日、28日已经进行拆除,公告在12月31日作出,为实施强拆行为在先,作出行政强制拆除公告在后。

▲《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非法占用林地限期拆除通知书》和《行政强制拆除公告》。受访者供图

被告方代理律师反驳,李亚芳占用林地被卫片执法拍到,说明地上的幼儿园是违章建筑,政府对李亚芳幼儿园的拆除可不经法院批准,并多次强调对李亚芳幼儿园强制拆除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依法执行”。

投资1300多万元建民办幼儿园

补办用地手续失败,一年多后被拆

2013年,李亚芳拿到8年期限的办学许可证。2014年,李亚芳与22位村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期20年。2015年8月,李亚芳花费60余万将2米深坑塘池填平,决定建设幼儿园。庭审中,李亚芳提到,2016年初,她按照镇土管所要求缴纳了共计1.3万多元的国土资源罚款,2016年8月又缴纳了耕地占用税2万元。

“和农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上缴乡镇土管所要求的罚款,当时土管所所长告诉我们没事,我们一直是这样。”鹿邑县玄武镇幼儿园园长刘金梅说。对于刘金梅所说的这位土管所所长刘某某,在鹿邑县政府官网上,2018年2月10日有这样一条消息:“鹿邑县玄武镇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刘某某在国土执法管理中因玩忽职守,被纪检监察机关立案调查,根据违纪事实,给予刘某某开除党籍处分,建议国土局开除其公职。”

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大约从2015年左右开始,在乡镇级别教育系统里的多次会议上,教育主管部门开始通知公办学校集体补办土地使用手续。民办学校也想“正名”,却遭到拒绝。”

2016年8月,李亚芳和合伙人投资1300多万元的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建成,秋季开始招生。第一年招收9人,一年后人数增至200多人。试量实幼每学期收学费2200元,提供午餐和午休。

▲幼儿园被拆之前全貌。受访者供图

2017年7月,李亚芳参加由试量镇土管所主持召开的完善用地手续会议,会上土管所口头表示上缴每亩30万的土地保证金,土管所可以帮忙完善手续。庭审中,李亚芳称2017年12月19日交清192万元的土地保证金,但12月22日,土管所将钱退了回来,幼儿园手续无法补办。

李亚芳称,2017年12月18日开始,试量实幼被强制拆除。12月31日,幼儿园内被张贴《行政强制拆迁公告》,公告称试量实幼违反5部法律相关规定,如不自行拆除将强制执行。2018年1月3日,主体教学楼被强制拆除,占地6600平方米的试量实幼全被拆除。

▲试量实幼拆迁现场。受访者供图

国土部门集中查处违法用地

李亚芳的试量实幼不是周口第一家,也不是最早被拆除的民办学校。2017年8月,卫片执法就在周口淮阳县开始实行。“力度很大,之前从没有过。”淮阳县民办学校负责人赵刚(化名)说。

据了解,卫片是用卫星遥感技术,对某一地区的土地进行监测,将不同年份的图片叠加对比,形成图片。根据卫片反应的变化图斑,国土部门对违法用地进行查处。

此前财新报道称,“据当地民办教育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8月4日起进行第一批拆除,20天内在淮阳县就拆除23所民办学校。12月22日进行第二批拆除,波及18所学校。2017年12月起,开始在鹿邑县城进行卫片执法,12所学校遭遇拆除。”据了解,这些学校大多数只被拆除部分校舍,红星新闻已知的鹿邑县有两家被全部拆除。

报道称,淮阳县政府在2017年8月和12月两批拆校风波中,都在其官网发文,正面回应了社会疑问。2017年8月11日,淮阳县政府表示,此次土地卫片执法拍摄的私立学校,在建设时没有办理任何用地和建设手续,属违法占地、违法建设,县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根据《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当时就下发了土地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当事人处以罚款,并责令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恢复土地原状。

在鹿邑县,除了李亚芳的幼儿园外,被完全拆除的还有刘金梅的玄武镇第一幼儿园。刘金梅说,她也和村民签了土地转让书,向镇土管所交了罚款后填平坑池建造幼儿园开始经营,投资了380多万。

▲玄武镇第一幼儿园被拆后,土地上已经种上油菜。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拆违建,不能认定政府不支持民办学校”

多位民办教育者反映,根据淮阳县2014--2015年卫片执法的名单和鹿邑县2016年土地执法的名单,卫片执法名单上的学校都拆了,但“唐集行政村农贸市场和淮阳县的一家温泉会所都没拆”。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