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本来是操作授信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原来是操纵授信获批精准潜伏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原来是操纵授信获批精准潜伏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原来是操纵授信获批精准潜伏

  一则两年前的并购重组,牵出了多个内幕交易案件,3份行政惩罚书让4人遭罚。

  与以往差异的是,此次内幕交易的当事人即不是上市公司,也不是重组方,更不是券商和会计所等中介机构,而是负责给重组项目授信融资的招商银行分行高管,以及招商银行相关内幕信息知情人的父亲和伴侣等,利益链条颇长。

  其中,招商银行分行高管胡忠权买入股票400万获利8万,最终罚没款项超32万;因获知内幕信息又劝伴侣买入,招行员工的伴侣虽吃亏200多万但仍领了120万罚款;还有的更是将内幕信息告知父亲,也导致了“没一罚三”的结局。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原来是操纵授信获批精准潜伏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原来是操纵授信获批精准潜伏

一单内幕交易扯出招行分行高管!多位员工也牵扯,原来是操纵授信获批精准潜伏

  招商银行多人员涉事其中▲▲▲

  时间回到两年前。

  2016年4月上旬,株式会社衣念世界(简称衣念世界)拟出售衣念时装香港有限公司(衣念香港)及其关联方持有的Teenie Weenie品牌及该品牌相关的资产和业务,寻找潜在的投资人,其中包罗维格娜丝。

  2016年5月7日,维格娜丝的打点团队成员召开会议讨论收购Teenie Weenie品牌在大陆地区资产和业务的事项,会上告竣一致意见确定到场该项目的竞标。2016年6月3日,维格娜丝发出第一轮投标书,6月7日,维格娜丝得知已进入第二轮竞标,维格娜丝联系招商银行协助做几十亿规模的融资方案。

  2016年7月4日,招商银行总行投行部、招商银行南京江宁支行赵某、樊某与维格娜丝召开融资方案讨论会。

  2016年7月29日,衣念世界告知维格娜丝竞标乐成。同日,招商银行南京分行召开对维格娜丝的授信审批会议,招商银行南京分行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胡忠权参会并颁发意见。直至2016年9月3日,维格娜丝公告该收购事项。

  证监会认定,该收购事项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不晚于2016年5月7日形成,公开于2016年9月3日。

  可以看出内幕信息知情人包罗了招商银行南京江宁支行赵某、樊某,以及招商银行南京分行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胡忠权。

  胡忠权自2015年9月起任招商银行南京分行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先后两次参与2016年7月29日和8月2日针对维格娜丝的授信审批会议,并颁发意见,是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知情人,知悉内幕信息时间不晚于2016年7月29日。

  在得知内幕消息后,胡忠权用“胡忠权”“胡某凯”证券账户交易“维格娜丝”,其中“胡忠权”账户2016年8月18日买入“维格娜丝”7,400股,成交金额230,140元;8月25日买入“维格娜丝”6,400股,成交金额196,306元。截至2017年8月24日全部卖出,实际获利66,678.77元。

  “胡某凯”证券账户于2007年3月7日在华泰证券南京长江路证券营业部开立,“胡某凯”普通证券账户从2016年8月5日至8月18日共买入“维格娜丝”37,500股,成交金额1,145,227元,8月12日卖出“维格娜丝”17,000股,成交金额512,722元,剩余20,500股作为担保品划入“胡某凯”信用证券账户。“胡某凯”信用证券账户于2016年8月18日买入“维格娜丝”64,904股(不含普通账户划入20,500股),成交金额2,020,699元;12月22日卖出“维格娜丝”10,000股,成交金额351,301元,2017年1月5日卖出“维格娜丝”5,800股,成交金额189,606元。截止8月24日已经全部卖出,实际获利16,301.38元。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