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

中国改革报记者曾华助纣为虐坑害贵州赫章失地村民

接受党委政府吃请 有偿新闻出新招 不买酒就不报道
  中国改革报记者曾华助纣为虐坑害贵州赫章失地村民
  实名控诉发帖:侯必超 高秀伦 王国伦 王国贤 李世举 高发忠 刘庆明 顾立美 高秀文
  关注电话:13595742964
  实名发帖代表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曾华是中国改革报社的在编记者,拥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证的曾华是贵州人,他通过新闻论坛寻找实名发帖的老百姓,然后利用中国改革报记者的身份卖力推销自己能够为民请命,用推销所谓的高档酒为名推行有偿新闻。
  “买我们的酒就等于是支付给我们路费和版面费!”曾华不知道打着中国改革报记者的幌子强行要求新闻当事人买了他多少“名酒”,曾华推出了花样翻新的有偿新闻手段,呼吁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国改革报高层领导深度调查,我们愿意提供系列录音等证据,帮助中国改革报揪出曾华这个新闻界的害群之马。

  村民们强烈不满德卓乡政府没有批文征用396亩耕地

  举报曾华帮助贵州赫章县德卓乡党委坑害村民群体的我们是德卓乡德卓村的村民,2006年,贵州赫章县德卓乡政府强行要德卓乡德卓一组等村民们让出土地、当时的德卓乡党委政府是如承诺的:请求村民们支持政府的小城镇开发建设,凡是土地被征用半亩以上的,给150平方米的地基优惠。
  2006年12月24日,德卓乡政府加盖了大公章,和村民签订了土地征用协议,协议约定:农户被征用土地达到0.5以上的,可以享受一个地基,地基的开间10米,深15米,每平方米的优惠价是200元。在签订协议之日起的60天之内补齐地基款。违法此协议的的村民要承担5万元违约金。
  政府单方面给村民的土地定价,每亩地的价格才是11600元,当时征用的有两个小组的土地,德卓一组顶住了政府的恐吓没有接受摆布,另外一个小组的土地被政府高价卖给了和这些土地没有任何关联的老板,修建起了商铺为主的房屋。
  每平方米的土地给村民的价格才是18元,政府转手就卖到了368元,德卓一组的蜡笔小新向政府提出,强迫老百姓让出土地,政府左手倒右手就赚取了20倍以上的利润,谁胆大包天给了政府如此的权利?
  12年后的德卓乡政府要求村民们自愿选择2006年的征收方案,根据的文件都是2004年前下发的文件,土地补偿费才是每亩3476元,加上其他费用,村民每亩得到的补偿费是11424元。”
  按照2006年的征收安置方案,村民被征土地在0.5亩以上的,可以享受每平方米200元的优惠价购买150平方米的地基,超出的价格是368元一个平方米”
  征地12年没有补偿,补偿款在12年之后才打入村民账户,村民们没有在征地协议上签字认可,合法不合法?
  96亩土地被开发,这些良田沃土属于当地村民的命根子和口粮田,如此庞大的土地被征用,征用手续在哪儿?
  396亩土地的批文权限在国务院,国务院没有批文,如此强征还能理直气壮下去吗?

  村民们通过网访引起上级关注但当地政府无动于衷

  村民们无奈选择从信访到网访,通过群体网络发布了德卓乡政府的非法征地行为,引起了包括贵州省国土厅等部门的高度重视。
  2018年5月30日,赫章县国土局领导王翔打电话通知村民代表去看一看信访告知书告辞书。国土局的告知书上叫村民们去行政复议,也可以去行政诉讼。
  村民们因为没有钱无法打官司, 王翔说国土局和德卓乡政府是平级的,他们处理不了。
  2018年6月11日,赫章县国土局王翔主任打电话要村民们全部在家等到他们,国土局要来德卓乡政府给老百姓办事。结果,只接受两个代表去提出诉求,之后,处理结果杳无音信了。
  2018年6月12日,因为村民们网访到了国家信访局,德卓乡政府要村民代表去拿答复。答复结果是: 一张告知书是是信访不受理,另外一张是信访受理,信访受理的是两个月内给答复。

  村民不买酒,记者就和政府勾结坑害村民

  曾华是中国改革报社记者,村民们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中国改革报,也不认识名叫曾华的记者。
  村民们通过群体网络发出实名制稿件之后,按照实名制留下的电话,2018年6月24日,曾华打来电话说:德卓老百姓的土地被征收396亩,没有中央批文是否真假,我代表中央,我可以来调查。
  本来曾华已经在百姓实名控诉发帖上知道一切情况的,他借题发挥了:既然我距离你们还有90公里左右,路程太远了,我从北京要花几千元费用才能到德卓。
  村民们告诉曾华记者:既然你是中央记者,应该对老百姓是公正的,你来我们可以给你开销所有费用。
  曾华冠冕堂皇说:中国改革报的记者采访不能收取老百姓钱,你们如果拿钱给我,如果政府知道了,说我勾结百姓找政府。这样,不如我给你们带两瓶来,你们给我1600元钱的油钱,如果政府知道了,你们就说1600元钱是给我买酒喝。
  当天下午5点左右曾华和其他3人,一共来了4人到德卓和十多个老百姓一起走向了德卓乡城镇建设处,走看了一圈也没有带上摄像机和其它用具,只用了手机照了几张小城镇征地相片。
  曾华叫老百姓泒出两名代表把老百姓的诉求全部给他记录,叫次日他和村民们一起去和乡长、书记一起对面谈判。
  接受了政府吃请的曾华说的都是假话,我们去了之后 书记和乡长收买了记者,根本没有不见村民。
  要离开的曾华将带来的酒留下来,要我们给通过微信的方式支付所谓高档的酒的钱,这酒就是支付有偿新闻的钱,不买他的酒的话,他们不会给予报道。曾华还说,用酒来抵销他们从北京来的路费,这在中国改革报不成文的规定。
  因为我们没有及时支付曾华用来冲抵路费的酒钱,曾华翻脸和政府勾结在一起助纣为虐了。曾华用中国改革报社记者的名义到处的通过干私活的案件很多,呼吁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国改革报重视村民失地的遭遇和对曾华这个害群之马的实名举报。
  不收现金叫爆料人买酒来变相收钱,中国改革报记者曾华,你还能坑害村民和逍遥法外多少时日?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