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

黄山屯溪区谢民生贪官污吏为家人的发财之路。

原屯溪区纪检委副书记监察局长谢民生利用职权为.家人谋取利益。小孩在开公司和做拆迁业务时,有没有通过向有关部门如实申请申报。谢民生为家人承接的业务过程如下。

  2009年我公司承接到屯溪区阳湖镇党校有20多万平方米的拆迁业务。在2012年8月20日,原屯溪区纪检委副书记谢民生为了儿子谢奕(以前一直在外面没有事情干社会上的朋友称呼为谢公子)安排拆迁工程,谢民生安排负责我党校拆迁政府的人胡其枝和区招商局王小兵请我一起见面。当天上午就在奕棋镇政府对面的区招商局王小兵办公室见面,谢民生提出想从我公司阳湖拆迁的业务中分一部分拆迁给他儿子拆迁。我立马就一口回绝没有同意。胡其枝和王小兵也劝我让一部分出来。我也回绝胡其枝和王小兵的要求,当时大家不欢而散。从此胡其枝就开始在阳湖拆迁工作上到处找我麻烦让我退出党校的拆迁工程。因为胡其枝有许多违纪违规把柄谢民生知道。吵架好几次同时又不给解决我公司前期投入的工作人员和租房等一切开支。和区政府有关领导多次交流都得不到合理解决。我后来没有办法才到市政府上访得到了协调处理与解决。

  谢民生为小孩拆迁谋取的拆迁业务如下。谢明生为了避嫌让他小孩挂靠别人的拆迁公司拿业务。

  2012年阳湖老派出所地段7000平方米,房屋拆除转卖给重庆人郑少权和龚进的,房屋现在都没有拆除完毕。

  2012年黄山市老消防队地段5万平方米;房屋转卖给重庆人郑小松的。

  2013年黄山市天目制药厂地段1万平方米;房屋转卖给河南人张元的。

  2015年黄山市弈棋镇拆迁地段1.3万平方米(原属于李晓拆迁被迫让出来的)房屋拆除转卖给张元的。

  以上拆迁面积为八万平方米左右,政府每平方米补贴10元。房屋又卖给房屋拆除的人每平方米收入10左右。一共总收入在160万左右。

  2016年谢民生儿子新注册的黄山市华一拆迁服务有限公司,在通过政府采购招标中入围。总拆迁面积为77.64万平方米的拆迁面积入围八家拆迁拆除公司。但是谢民生儿子华一拆迁公司分配到了13平方米左右,华一入围价格为22元左右加上房屋转包给房屋拆除人员每平方米收取5元左右,每平方米一共收入27元,华一拆迁公司这次的总收入在350万左右。

  2012年至2016年谢民生为家人谋取的利益在500万元左右。我多次投诉谢民生到屯溪区纪检委违反廉洁纪律,屯溪区纪检委他们官官相护,屯溪区纪检委回复我是谢明生小孩自己有能力和开公司赚钱。 因为谢民生手中有大量的贪官污吏证据,所以政府重要领导不敢拿谢民生怎么样。

  2016年棚户区改造工程,谢民生为了打击报复我,和屯溪区一些重要领导一起操控设置招标文件,设置一些阻止争对我公司不能参加投标的条件。让招标前新注册的三家拆迁拆除公司能够顺利中标的条件,包括他小孩的新公司中标。

  谢民生当了屯溪区工商局局长以后为了打击报复我,我重庆老乡在跃进路和新园路交叉口工商局楼下一个属于私人的店面房(附图片:),为了方便进出解决洗餐具,在征求房东的同意下在旁边开了一个小门,谢民生多次要求下属工作人员以呆消营业执照为条件。要求必须重新恢复原来的房屋结构。这是房东自己的私有财产怎么改变结构和谢民生一点关系都没有。 更轮不到谢民生来管。

  屯溪区政府食堂招标,谢民生也有意的安排有关招标部门。根据谢民生小孩丈母娘的条件设置招标条件。也成功的达到了谢民生的目的。黄山市经营饭店优秀的单位好多。不绝对不是靠实力来参加投标的。完全是靠关系才能够中标的。
  2018年8月19日政府要求谢民生安排拆除阳湖老派出所的拆迁房屋(附图片),谢民生小孩当时拿到的面积是7000平方米,卖给郑少权他们是每平方米10元,当时签定协议就收取了7万元拆除工程款,由于周边拆除有难度会影响拆除工作,郑少权他们没有办法协调沟通好,谢民生家人也不安排人员协调。所以一直拖延到今年没有拆除剩下的2000平方米,谢民生就没有和郑少权好好沟通交流的情况下,就私下安排同时把郑少权一起合作的的老乡赶出工地。也没有商量需要退还收取的20000万元钱。就安排别人开始拆除,郑少权的合作伙伴去不让拆除,谢民生还好意思有本事安排屯溪区政府来帮忙。同时还威胁怕事的合作伙伴只退了5000元。说明谢民生这个贪官污吏的资源还是很好的,家人承担了政府的拆迁任务。就应该履行和政府的协议安全顺利的拆除应该拆除的房屋。和屯溪区政府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人阻止拆除也只能找谢民生来协调处理。
  谢民生家人开的华一拆迁公司,承接政府棚户区改造工程,在棚户区拆迁中以被拆迁户算账的时候弄虚作假,某地段长4.7米宽1.4米一个完全违章的建筑店面房,目前黄山市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还在审核调查之中。在就是屯溪区棚户区改造办公室招标文件中,所讲的社会认知度,几个招标前注册的同时也中标的新拆迁拆除公司。没有资质没有业绩没有工作人员社会认知度从何而来。
  谢民生作为政府的党员同时也是纪检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在屯溪区纪检委上班的时候。利用职权打击处理别人违规违纪的干部是很有一套方式方法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孩和亲戚朋友赚钱更是有一套更好的方法。谢民生当纪检委副书记的时候连屯溪区纪检委书记他都没有放在眼里。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因为谢民生很可能有着强大的后盾在主持他。所以谢民生一切的违规违纪为家人赚钱,到现在他也平安无事逍遥法外。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