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

东安县大盛镇半山村村务何时才公开?

我们是东安县大盛镇半山村村民,于2018年9月25日在《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发帖“举报东安县大盛镇半山村干部唐福财侵吞财务四万余元”,大盛镇政府于10月15日做出的回复。详见链接?ID=3415850。我们仔细研读回复,认为处理意见与事实相悖,恳请镇政府及县纪委秉公执法,甄别事实。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应该对村民委员会实行村务公开。但是半山村村务自唐福财任职以来自始自终从未公开,以至于藏污纳垢,违规违纪的他在数次被实名举报后,在铁证面前一直逃避法律的惩罚。如果能及时公开村务,何至于连续贪污七年?何至于拿唐封顺冒名顶替窃取资金?何至于电改费用进村干部私人账户?何至于侵吞村民集资1万余元长达五年之久?所有的问题都是村务不公开,才能暗箱操作,才能公饱私囊!!!

唐福财霸居村委会十年以上,此次村民举报其犯罪行为只是揭开冰山一角,他从不公示村账务,多年账目不清,并屡次恶意阻挠村民查账,导致我村政治生态极度恶劣,脓包越长越大,在此我村民强烈要求马上公开我村多年的所有账务,接受所有人的公开监督,让所有黑暗的曝光于太阳底下。

请相关部门认真落实中央的重要讲话“我们要以顽强的意志品质,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做到有案必查、有腐必惩,让腐败分子在党内没有任何藏身之地!”

一、回复对唐福财贪污14410.95元定性为挪用10000万,是事实错误,数据错误!

我村民在2018年9月25日红网举报材料第一条:"关于唐福财从2009年至2015年,用妻子文顺娥的名义连续7年窃取公益林基金7次,合计14401.35元,但是陈荣会包庇掩盖并改变事实性质,将明显的侵占事实定性为挪用,根据《刑法》二百七十一条应定性为侵吞的问题。”

镇政府回复如下:“经查,反映问题不属实。2017年,半山村村民向县纪委反映支书唐福财贪污生态公益林资金、电改资金等问题后,大盛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由镇纪委书记陈荣会牵头,组织调查组,对举报人反映的问题进行了如实调查。调查结束后,于2017年10月将案卷移交东安县纪委审理室进行审理,经审理认定,唐福财存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挪用生态公益林资金10000元的问题。2017年12月,大盛镇党委根据东安县纪委审理室的意见,给予唐福财党内警告处分。”

事实:此回复金额错误,性质错误!

1、唐福财利用职务之便,从全村公益林总面积7237亩中瓜分216亩面积据为己有,占总面积3%,用妻子文顺娥的名义造表,连续7年窃取公益林基金7次,分别为:2009年757.05元;10年1838.55元;11年1838.55元;12年1856.55元;13年2271.15元;14年2703.75元;15年3136.35元。共计14401.95元。证据确凿,事实充分。为何是10000元?简单的加法也出错?还有4401元去哪里了?

2、关于“将案卷移交东安县纪委审理室进行审理,经审理认定……”县纪委审理为何未向我举报方核实证据?既然审理了为何不出具书面审理结果?多次强烈要求大盛镇出具审理结果文件,至始至终被拒绝,这是我举报方的合法权利。

3、贪污和挪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执法部门岂能混淆和偷换概念?避重就轻和掩盖歪曲?“审理认定唐福财挪用10000元”本质上是为唐福财贪污犯罪行为开脱,涉嫌包庇。贪污和挪用的区别在于资金所属性质不同,退还意愿不同。

第一:被其贪污的款项是从全村公益林总补助金中瓜分3%而来,他所贪污的钱是其他村民损失的钱,是赤裸裸的巧取豪夺他人财产。

第二:唐福财从未想过归还。连续7年窃取公益林基金,犯罪过程具有连续性,被举报之前从未退还一分一毫,可见主观意愿也从未想过退还。

第三:犯罪行为非常隐蔽。贪污的金额明细只在公益林发放单位留有存根,资金由县林业局直接汇入村民账户,没有进入村账户,在村账户查不出任何账务缺口,既然无资金缺口,何来挪用?

第四:唐福财贪污的款项是国家发放的公益林补贴,符合“优抚”条款。并且涉案资金在一万元以上,已涉嫌刑事犯罪,应根据《刑法》第383条立案侦查,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法律依据是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贪污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三万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较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一)贪污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防疫、社会捐助等特定款物的;……

二、回复对唐福财侵占电改资金避而不谈。

我村民在2018年9月25日红网举报材料第三条:“2012年村电改时、市县电力部门提款19705元,唐福财将市电力局款项6200元打入私人账户,剩余13505元记入村账的问题。”

镇政府回复如下:“经查,反映问题不属实。2017年至2018年,经东安县驻大盛镇检察院纪检组和大盛镇纪委多次到相关部门核实,2013至2014年,市电力公司分两次拔付半山村电改费用6200元、7305元,合计13505元。这两笔款项时任会计唐福财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记入村账,这两笔款项主要用于电改材料装、卸、运输、电改工作人员用餐、开税务发票等各项开支上,各项开支也在村账上记了账,未发现唐福财贪污电改资金。2018年,半山村村支两委按大盛镇党委、政府的要求,将记入村账的13505元电改款,核减应当的开支,剩余的10260元按各台区筹资筹劳情况发放到各电改户。”

事实:电力部门款项三次金额共19705元,回复中只提两笔共13505元,还有一笔6200元资金在所有回复中逃避。

三次款项的时间,内容,经办人都不同:

第一次是2012年12月26日6200元。内容:“12年8月16日—12年10月16日抬电杆:4520元;12年8月16日—12年10月16日挖杆洞:1680元。”共计:6200元。经办人:黎姓、吴姓、邓姓。用电子转账形式至建行东安龙溪分理处唐福财私人账户。

第二次是2013年5月8日6200元。内容:“土方石开挖,回填,杆洞,拉洞,接地槽:1680元;拆旧材料运输:360元;抬杆、立杆、放线、配合:2160元;材料装卸运输费:2000元。”共计:6200元。经办人:邓姓、吴姓。

第三次是2014年3月26日7305元。内容:“唐福财挖杆洞、拉线洞、抬立电杆放线2435元;黄景跃挖杆洞、拉线洞、抬立电杆放线2435元;孙迪玖挖杆洞、拉线洞、抬立电杆放线2435元。”共计:7305元

事实分明,证据确凿的三笔款项,其中第二笔6200元和第三笔7305元分别记入村帐8号和2号凭证,有镇纪委18年5月3日回复核实,第一笔6200元有汇款单,有结算表,千真万确的事实,为何三次举报都置之不理?

三、对唐福财非法侵吞村民集资款10260元五年之久,刻意规避。

关于大盛镇回复“将记入村账的13505元电改款,核减应当的开支,剩余的10260元按各台区筹资筹劳情况发放到各电改户”,是故意偷换概论和忽略时间问题。

1、电力公司的款项是结算款,也就是已经付出材料和工资款,何来剩余?这笔剩余的10260元是村民集资剩余。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