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雅百特造假案金元证券难辞其咎 风控隐患显现 投资者两千万索赔

雅百特造难辞其咎 两千万索赔只是开始

  雅百特因财政造假将成为中国中小板强制退市第一股。独立财政参谋金元证券不只遭到证监会的“设一罚三”,还面临投资者的高额索赔

  拔出萝卜带出泥。沸沸扬扬的*ST百特(维权)(原名雅百特 002323.SZ)财政造假案,将金元证券彻底卷入风口浪尖。

  8月16日,金元证券发布公告称,作为雅百特资产重组财政参谋,因涉嫌出具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公司于7月31日收到证监会出具的《行政惩罚事先告知书》。证监会拟没收其业务收入1000万元,并处以300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雅百特项目两名主管人员赐与警告,并别离处以10万元罚款。值得注意的是,,金元证券的公告时间距监管部分下发告知书,已过去半月。

  据悉,雅百特目前已被正式启动强制退市机制,案件也移送相应公安机关。在2016年3月25日至2017年4月7日期间买入雅百特股票,并在2017年4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吃亏投资者,未来有望通过索赔弥补必然损失。

  按照司法解释,上市公司、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等中介处事机构因证券虚假报告导致投资者权益受损,应负担连带补偿责任。因此,除通例的“没一罚三”外,金元证券或同样面临投资者索赔。

  此前的万福生科(现名佳沃股份,300268.SZ)造假案中,保荐机构平安证券出资3亿元创立万福生科投资者利益赔偿专项基金,与上市公司共同负担投资者的民事补偿;后续大聪明(维权)(601519.SH)投资者索赔案中,法院判决立信会计所与大聪明共同负担补偿责任;欣泰电气(300372.SZ)案由于实控人无力补偿,保荐机构兴业证券(4.440, -0.04, -0.89%)设立了5.5亿元先行赔付专项基金,基金规模约为其保荐收入的46倍。

  今年一季报显示,雅百特股东户数为40103户。随着索赔人数连续增加,索赔总金额已凌驾2000万元。

  2009年,陆永和其妻褚衍玲共同建立雅百特,该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制作、安装、处事于一体的金属围栏系统、发布式光伏发电的集成处事商,其金属围栏为业界三强之一。陆褚二人还同时经营另一家企业佳铝股份,且于 2013年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E板挂牌上市。

  2015年8月,江苏中联电气置出原有8亿元资产,同时置入雅百特价值35亿元的100%股权,,不敷部门由定向增发实现。而此次重组条件之一便是业绩对赌答理:即雅百特要在2015年至2017年三年内总计完成净利润10亿元,对应各年别离为2.55亿元、3.61亿元和4.76亿元。如果答理业绩最终未能完成,雅百特需以股份或现金形式对中联电气进行赔偿。

  事实上,借壳中联电气在A股上市的雅百特,业绩并不抱负。2015年,其实际营收只有4.44亿元,股东净利润6932.61万元,同比下滑34.53%,还不如中联电气当年的业绩表示,更与2.55亿元的对赌目标相去甚远。为了制止损失,陆永想出一个“智慧”的步伐:财政造假。

  在2015年年报中,雅百特声称公司到场巴基斯坦木尔坦市地铁项目建设,手握2亿元订单,占其年销售额20%。而为了让这个并不存在的合同更加可信,雅百特财政人员伪造巴基斯坦相关政要的信函,动用了50个公司100个银行账号,虚构出一宗地跨50个国家、地区的交易。

  2017年5月,竞争对手实名举报雅百特造假,经证监会和外交部查证,该公司上述项目子虚乌有。目前,证监会正式启动了对雅百特的强制退市机制,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大概率风险,而且已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早在2009年中联电气上市时,金元证券已是其IPO项目的保荐机构。2015年,雅百特借壳中联电气,金元证券再次出任独立财政参谋,参谋费用1000万元。

  2015年当上述重组完成时,金元证券给出了审核意见:雅百特的拟注入资产“质量优良、市场竞争力较强,盈利能力较好,未来成长前景可期”。 2015年,待其年报公布后,金元证券再度暗示,“经审核雅百特2015年度盈利预测答理已经完成答理。”

  按照《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三条规定,作为雅百特的独立财政参谋,金元证券应当勤勉尽责,对所依据的文件资料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进行核查和验证。显然,事后成果显示,金元证券难辞其咎。

  《投资时报》记者日前已就投行业务风控情况向金元证券年报中披露的邮箱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答复。

  金元证券创立于2002年8月15日,注册地海口,总部位于深圳,最初的注册成本金为5亿元。目前,金元证券注册成本为40.3亿元,股东总数为6家,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持股76.12%,为控股股东。

  按照中国证券业协会对2017年券商业绩的统计,金元证券总资产为141.32亿元,在98家券商中排名第72;净利润为1.71亿元,排名第69位。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