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庸医黑医冯少卿夫妇横行多年欺上霸下一手遮天当地无人管

 庸医黑医冯少卿、赵素改夫妇横行多年欺上霸下一手遮天当地无人管 
  柏乡县中心医院污点副院长庸医黑医冯少卿、赵素改夫妇:
  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开办非法黑医院非法行医祸害百姓,使用伪造公章、伪造病历、伪造牌匾等;贿赂国家领导以及干部为其制造虚假证书、对外超出范围使用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公章伪造证据、制造虚假答复、制造虚假裁判文书等虚假诉讼;套取国家新农合资金;用B超鉴定胎儿男女性别;违犯计划生育法律法规超生三胎等完全无视国家法纪,干尽了祸国殃民的事,触犯了多条法律,哪一条都够他在牢里住几年! 冯少卿利用金钱铺路挖中国法律的墙角,现如今当上了新建的柏乡县中心医院副院长祸害百姓,这样的人是怎样通过考核进入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中心医院当副院长的,此人是技术高吗?不是,群众都说:“人家的“钱”多,人家的 “胆”大,见肚子疼就是摘子宫、切阑尾,冯少卿人称“冯大胆”,冯一刀;这样的人又怎能通过合法行医的方式服务于百姓健康呢?庸医冯少卿、赵素改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经常祸害百姓,行贿国家领导干部,有多起犯罪事实可查,性质极其严重。此人横行多年欺上霸下一手遮天,当地无人管,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请国家领导依法查处,还受害人一个公道。
  柏乡县卫生局、邢台市卫生局、柏乡县人民法院和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执法者收受冯少卿贿赂为虎作伥充当保护伞,凭空虚构参与造假,允许冯少卿赵素改夫妇等庸医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开办的黑医院非法行医祸害百姓冒名顶替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虚假诉讼,故意制造虚假证书、虚假答复、虚假裁判文书等多处虚假,柏乡县卫生局还允许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公章对外超出范围使用为冯少卿造假。二审发还重审后柏乡县人民法院玩忽职守、渎职多年,至今不结案。导致冯少卿赵素改夫妇等庸医非法行医祸害百姓避免被追究刑事责任,也不履行民事赔偿义务。冯少卿利用金钱铺路挖中国法律的墙角现今当上了新建的柏乡县中心医院副院长祸害百姓。受害人将本情况反映给河北省卫生厅,河北省卫生厅至今不调查也不给结果,卫生部将本情况转至河北省卫生厅,河北省卫生厅还是不调查也不给结果,严重渎职。在这里大家可想而知:河北省卫生厅就是这样“维护”中国法律的------拆台。

   
  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人民法院不作为乱作为渎职多年
  举报:柏乡县人民法院至今参与造假、不作为、乱作为,玩忽职守、渎职多年:一、柏乡县人民法院至今玩忽职守、渎职多年,不作为,发还重审的审理期限都超过了十年多了就是不结案,严重超审限,严重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据有: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2006)邢民一终字第90号
  所写内容是:“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柏乡县人民法院(2005)柏民一初字第88号民事判决。二、发还柏乡县人民法院重审。
  二00六年五月二十八日”
  根据《民事诉讼法》中关于审判的规定:发回重审的案件,原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第一审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发回重审的案件审理期限也应该按照第一审的期限计算。一般在六个月内审结。
  二、柏乡县人民法院乱作为包庇被告非法行医犯罪,参与造假,采用非法证据炮制虚假诉讼枉法裁判。(一)、柏乡县人民法院参与造假,采用非法证据,炮制虚假诉讼:庸医冯少卿、赵素改夫妇和其外甥阮士伟等人都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开办的非法黑医院里非法行医祸害百姓,为了逃避刑事处罚,贿赂柏乡县各界卫生局局长和医政股人员使其开办的黑医院以弄虚作假冒名顶替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方式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该证以冯少卿为法定代表人,核批的医疗机构名称为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核批的地址为柏乡县柏镇路中段(即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完全不在柏乡县王家庄乡镇区域内,核批的医疗机构名称与执业地点不符,明显不符合相关规定,并且庸医冯少卿、赵素改和阮士伟等人都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开办黑医院非法行医却都能以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执业医师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注册的执业地点都为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实际的执业地点却都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注册的执业地点与实际的执业地点完全不符,不符合相关规定。还有:“自从1995年至2010年期间,柏乡县王家庄乡没有卫生院,王家庄乡卫生院是1995年当时乡政府所卖,但有原工作人员,院长是魏建芳,此人在南鲁乡卫生院当过院长”。(二)、柏乡县人民法院参与造假,采用非法证据,炮制虚假诉讼,枉法裁判:证据是:1、在2005年时,柏乡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出具的判决书可以证明,在判决书中所写被告冯少卿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开办非法黑医院的名称是冒名顶替“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名称,可见柏乡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参与了造假,属于采用非法证据炮制虚假诉讼枉法裁判;2、在2006年时,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出具的发还重审的裁定书可以证明,在裁定书中所写被上诉人冯少卿在柏乡县城关镇中段开办的非法黑医院的名称还是冒名顶替“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名称,可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书也参与了造假,属于采用非法证据炮制虚假诉讼枉法裁判;3、2013年5月,柏乡县人民法院超审限办案,传票贴在原告门口,传票上写着“审判员于国军,案由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有柏乡县人民法院传票为证据。4、还有证据:(1)、冯少卿医院门口悬挂假招牌,招牌名称为“医院”,有照片为证据可以证明。冯少卿医院门口的招牌名称与其执照名称完全不符;(2)、冯少卿医院使用假公章,分别为“柏乡县王家庄卫生院收费专用章”和“柏乡县王家庄卫生院诊断专用公章”,均没有“乡(镇)”字样,有该医院给受害人的收费单和出生医学证明为证据可以证明。冯少卿医院使用的公章名称与其执照名称完全不符;(3)、冯少卿提交的病历冒用了6个医疗机构的名称,并在此病历上加盖柏乡县王家庄乡卫生院的公章,冒用医疗机构的名称分别为邢台市人民医院麻醉记录单,西汪医院小结,冯少卿肛肠肿瘤专科门诊,柏乡县肿瘤外科医院b超申请报告单,柏乡县王家庄医院长期医嘱单,柏乡县王家庄医院临时医嘱单等,有的病历只写姓不写名,有的病历不是本人所写,有的病历有涂改添加,内容未签盖涂改、添加人员名章,有的病历无中生有,自相矛盾,致鉴定于不能。该病历名称与其执照名称完全不符。以上都可以证明:在2004年时,冯少卿赵素改夫妇、阮士伟等人非法行医,造成原告的被迫切除子宫应当承担赔偿全责。柏乡县人民法院院长和法官参与造假,包庇被告冯少卿等人非法行医虚假医院诉讼,至今玩忽职守、渎职多年,发还重审的审理期限都过了十几年了就是不结案,严重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柏乡县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院长和主审人员作为执法者,却不能使法院发挥审判职能作用,损害人民群众的合法利益和社会的秩序、稳定,还请国家有关部门依法查处柏乡县人民法院玩忽职守、渎职人员,不作为,乱作为,还本案原告(受害人)一个公道。
  举报人:本案原告
  2018年11月(315xfc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