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真假“尘肺

  “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可以不依靠医生主观诊断得出结果,那就是”开胸验肺“。但如果每个怀疑得了尘肺病的人都要经历开胸验肺,那就太残酷了。”

微信图片_20180709092909.jpg

 

图为福来煤矿。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黄亨平从遵义市播州区看守所走出来时,是2018年6月23日凌晨三点。此时,距离他被逮捕,已经过去了7个月。

  一起走出看守所的还有黄亨平的同事——张晓波和董有睿。他们都是贵州航天医院的医生,虽然分属不同的科室,但都是尘肺病诊断小组的成员。

  因为卷入一起煤矿工人涉嫌诈骗社保资金案,2016年8月起,三名医生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警方称其或涉嫌将“非尘肺病”诊断为“尘肺病”,内外勾结,套取国家社保基金。2017年11月,公安机关将案由从涉嫌诈骗国家社保基金的经济诈骗罪变更为“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黄亨平、张晓波和董有睿被执行逮捕。这起案件,被认为是全国首例“职业病医生因诊断涉嫌刑事犯罪”案件。

  据了解,公安机关认定三名医生“失职罪”的依据是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这份通知书显示,公安机关从医院1640份尘肺病患者案例中调走1353例,并在其中抽取547份重新读片后确诊42例,由此算出差异率达92.3%,并将差异认定成医生过失造成的结果,计算出三名医生造成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贵州3医生因尘肺病诊断误差被捕事件,很快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有专家称,读片差异率是学术问题和水平问题的体现,不应构成犯罪,三位医生仅仅因为读片差异率就被逮捕,这是不尊重医学、不尊重科学的表现。

  6月30日,遵义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目前案件正在审查起诉期间,检察机关将严格依法办案,及时公布案件办理情况。

  真假尘肺病

  一切源于一家煤矿企业的举报。

  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一家名为绥阳福来煤矿的企业举报,称工人勾结贵州航天医院医生,将非尘肺病患者诊断为尘肺病,套取国家社保基金。

  福来煤矿位于绥阳县枧坝镇陆台村,它的前身是小煤窑。2011年,矿区内的小煤窑开始整合,才逐步形成“一个有规模、六证齐全”的煤矿。

  2013年,福来煤矿的工人任云凯生了病。他咳嗽不止,身体里好像被人倒进了墨汁,咳出的痰是黑的,有时连鼻涕都是黑的。

  2014年他在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贵州省职业病防治院)被查出双肺间质改变,这意味着,已经存在尘肺病的可能性。

  2014年,相继有矿工出现了胸闷、咳嗽的症状,三十多人相约去做体检,结果和任云凯一样。

  工人们回忆,当时他们把诊断结果交到矿上,想从矿上拿赔偿。但矿上说,要到指定的贵州航天医院检查才能算数。

  贵州航天医院副院长朱往文说,遵义市只有两家医院具备职业病诊断资质,一家未开展实际工作,另一家就是航天医院。从2015年2月开始,陆续有工人到航天医院重新进行了体检,拍摄高千伏胸片。

  2015年5月18日,任云凯拿到了贵州航天医院开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诊断结论为煤工尘肺壹期。

  其他工人也拿到了尘肺病确诊证明,给他们出具诊断报告的是航天医院尘肺病诊断小组的三位医生:黄亨平、董有睿和张晓波,也是后来因“失职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医生。

微信图片_20180709092914.jpg

▲2017年11月24日,贵州警方向其中一名医生出具了逮捕通知书。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在《职业病分类和目录》中,尘肺病排在第一类别的首位。国务院2003年4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三十二条和三十三条规定,职工因工作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治疗工伤所需费用符合标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因工被鉴定伤残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因此,工人们提交了工伤和伤残鉴定之后,绥阳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很快就将伤残补助金打到了福来煤矿的账上。按照工龄长短,补助金金额也不同,从支出证明上看,多名工人的补助金都在三万元以上。

  加上矿上的补偿,任云凯等人先后拿到了几万至十几万不等的赔偿。

  举报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2016年5月24日,福来煤矿向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对任云凯在内的40名矿工进行职业病鉴定。三天后,鉴定委员会受理了申请。

  “遵义市疾控中心从贵州省尘肺病诊断专家库中抽调了三名专家,又从贵州航天医院提取了片子,准备重新看片。”此前为矿工们代理赔偿问题的律师屠金伟说。

  当年6月13日,40名矿工都收到了来自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做出的职业病鉴定书,但诊断结果和贵州航天医院的诊断结果相差甚远。19个此前被航天医院诊断的尘肺病工人中,只有6个被鉴定出尘肺。

  对这个鉴定结果 ,屠金伟和部分矿工并不认可,他们的理由是矿工们并没有重新进行高千伏胸片拍摄,而且给他们的鉴定结果复印件上没有医生签字。

  7月3日,遵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施聃说:“肯定是有专家签名的,如果没有专家签名是不可能出报告的。我们职业病鉴定的专家名字全部签在原始依据上。”但疾控中心并未出示原始依据,“报告去年已经全部移交了。”施聃说。

  据《医师报》报道,这件事被反映到贵州省人社厅,贵州省人社厅就此向贵州省公安厅报案,省公安厅成立了专案组。

  2016年7月22日,任云凯和同村的另外六名矿工因涉嫌诈骗社保资金,被绥阳县公安局拘留。

  任云凯等人在一个月后办理了取保候审。他和另外几名工人被警方要求去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进行了重新诊断。2016年10月13日的诊断结果显示,任云凯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和贵州航天医院在2015年5月18日做出的诊断结果一致。

  但其中也有几人诊断结果显示无尘肺。

微信图片_20180709092918.jpg

航天医院的体检中心,矿工们在这里做尘肺病诊断。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读片差异率与“疑病从有”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