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违规放贷 群众成替罪羊

导读:洛阳银行七年上市未果,在今年罚单接连不断,负面消息铺天。2018年9月11日,中央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官网上所披露的一份《中国人民银行洛阳市中心支行公布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在被罚的六家银行中,工行洛阳分行、农行洛阳分行、邮储银行洛阳分行、洛阳农商行、河南新安农商行5家银行所涉及的违规行为主要类型为“未按照规定挑剔残损、无损人民币”,而洛阳银行“独树一帜”,其违规行为主要类型为“拒绝、阻碍人民银行监督检查”,实在让外界百思不得其解。

  接三门峡陕州区群众实名反映,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银行存在多项严重违法违规问题,并提供了一份举报材料,关于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与神州采石公司三次违规放贷的概要。几位的保证人毫不知情且跟此事并未有任何利益关系,被骗为神州采石公司提供担保,成了整个事件的替罪羊。

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违规放贷 群众成替罪羊


  图为:举报人提供的举报材料。

  本网在从举报人了解到:2015年12月25日,在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行长赵冰的全面管理下,信贷人员李静波,通过借款人神州采石公司找到举报人李园园、张璐、罗雪艳等人,以神州采石公司生产经营需要资金周转为名义,让举报人李园园、张璐、罗雪艳等人帮签一个贷款合同,只需在保证人处签个名按个手印,配合银行走个形式就可以。而神州采石公司和洛阳银行高新支行的信贷员,并未向举报人李园园等人进行任何风险提示,也没有告诉这笔贷款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以新还旧,其目的为了哄骗举报人李园园等人为神州采石公司担保270万元的借款,用于偿还神州采石公司先前到期的270万元的贷款。

  从举报人李女士了解到:“当时问过神州采石公司和银行的贷款专员,都说了没事儿,只用签个字没什么风险,就算以后出现其他情况也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本着是同事朋友的关系就签了个字。现在法院传票送到家才知道钻进了个套儿,当时神州采石公司以生产运营的借口让我们帮忙担保,传票到家后我们自己去调查神州采石公司的财务状况,发现在2014年2月该公司就已经背负巨额债务,且调查中发现2014年2月至2015年6月27日期间,共有三份,让我们担保借贷就是为了以新还旧,银行工作人员与签署的合同上也并没任何的风险提示,这分明就是诈骗!”

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违规放贷 群众成替罪羊


  图为:举报人调查后得知神州采石公司的负债财务报表。

  从举报人反映的情况和材料上了解到违规贷款共分三笔:

  第一笔贷款,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虚增还贷,神州采石公司以流动资金贷款违规进行债务置换:

  2014年2月27日,神州采石公司的财务在已经背负巨额负债情况下,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以流动资金借款的方式,于当天贷给神州采石公司300万元。2014年2月28日,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又让神州采石公司把贷出来的300万元存入该行,当天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又以存款质押的方式贷给神州采石公司300万元。(实际放款金额290万元质押金扣除10万元)贷款期限为十个月,为此来增加该银行的业务绩效,银监会早有规定,商业银行不得违规吸收虚增存贷。而神州采石公司违规将这笔用于生产经营的流动资金却拿来偿还他人债务。

  神州采石公司名义上贷了两次款,其实只得到一笔300万元贷款。而另一笔300万元的贷款以存单方式予以质押冻结,实际上并不能使用,而神州采石公司却还能拿着质押后的290万元进行债务置换,且流动资金贷款只能用作生产经营,并不能拿来归还他人欠款而做债务置换。这样操作却使得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不仅获得一笔300万元业务存款记录,更获得二笔共计600万元贷款业务记录,洛阳银行三门峡支行用这种方式违规操作虚增存贷来增加自己的业务。而这笔贷款的实际用途更是为了偿还其他合作公司的欠款,并非用于日常生产,属违规操作。

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违规放贷 群众成替罪羊


  图为:300万元的存款质押单。

  流动资金贷款是为满足生产经营者在生产经营过程中短期资金需求,保证生产经营活动正常进行而发放的贷款。按贷款期限可分为一年期以内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和一年至三年期的中期流动资金贷款;按贷款方式可分为担保贷款和信用贷款,其中担保贷款又分保证、抵押和质押等形式;按使用方式可分为逐笔申请、逐笔审贷的短期周转贷款,和在银行规定时间及限额内随借、随用、随还的短期循环贷款。而神舟采石公司借的三百万没有投入生产而是为了偿还其他公司的欠款,这种情况属于债务置换,不符合贷款用途。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也未有任何防控风险的调查就将三百万贷于神舟采石公司。

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违规放贷 群众成替罪羊


  图为:神州采石公司所签署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

  第二笔贷款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未进行风险管控,违规操作以贷收贷:

  2014年12月26日,神州采石公司第一笔300万元贷款已到期,该公司只偿还了30万元,剩余270万元无力偿还。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在明知神州采石公司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又通过每笔贷款30万元,分九笔借款的方式贷给神州采石公司270万元,这种暗箱操作很难让人不联想到神州采石公司与该银行有何等利益关系。而神州采石公司为了规避风险,将这九笔贷款以支付运费的名义转到公司股东张焕四个人账户上,张焕四再把270万元的贷款转到神州采石公司对公账户上,神州采石公司用这九笔贷款分九次偿还洛阳银行三门峡高新支行到期的270万元贷款欠款。一天之内在同一家银行完成贷九笔30万元合计270万元的贷款业务,通过造假以支付运费为由,再把贷款从个人中国银行账户转到对公的神州采石公司账户用来以贷还贷,化整为零。原本已与12月26日到期的贷款,又重新变成九笔30万元的“新”贷款,贷款期限为6个月。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